十年生死两茫茫。不思量,自难忘。千里孤坟,无处话凄凉。纵使相逢应不识,尘满面,鬓如霜。 夜来幽梦忽还乡。小轩窗,正梳妆。相顾无言,唯有泪千行。料得年年肠断处,明月夜,短松冈。
  • Tag:刺莲

    终於拔了智齿,因为长的位置太奇怪了,所以拔牙的过程很恐怖,还好这样的痛苦在拔牙後就远离了。

    原本肿胀的地方开始慢慢消下去,实在不想再经历一次这种事了,拆完线後果然轻松多了。

    为了弥补这一周来饱受看牙医的可怜遭遇,所以我打算去染个明亮的发色。

    在长期坐著等待的时候过去後,最後染了一个跟心情一样轻松,让我感到很满意的发色。

    店员们也都说这个发色很适合我,看来我也不怎麼讨厌商业式的微笑嘛!

    之後我开始去购物,我能了解别人对我称呼所谓的购物狂。

    我实在很讨厌比别人落伍,所以每年都会到常去的店家彻底地逛过几遍。

    店员们都很亲切地接待我,在热呼呼的外面逛街我也不觉得累,自己一个人绕来绕去地逛,最後才发现没有车子可以装下我的战利品。

    果然我还是一个不会瞻前顾後的人,真的应该要把这个毛病给改了,可是事情都发生了,也只能叹气了。

    之後我拿出手机,有段时间没用了,连款式都过时了,决定要去手机店换只手机,但是还是先打了通电话。

    铃声响了很久,本来以为不会接的电话却突然传出声音来。

    听起来很高兴的声音,但是那依旧充满男子气概的声音让我感到有些慌了。

    仿佛他身上的香味也传了过来般,让我变得有些激动,我突然开始想他,打电话的原因都忘了,问候的话也省略了,简单告诉他我所在的地点後,我边叹气边挂掉电话。

    我看见百货橱窗前自己的身影,刚染的头发在炎热的天气下令人眩目。

    这应该还好吧?在两年的时间里的这一点变化,他应该会理解的吧?我在等他的同时去换了手机,第一个输入的手机号码就是他的,然後怀著兴奋的心情走出店家。